欢迎光临生产机器网站,精深的制造工艺,严格的质量管控

[ur5四自由度机器人]提升生活自由度的最后一道槛

作者:易秋      发布时间:2021-04-20      浏览量:0
熟悉我的朋友多多少少会知道,最近半年自

熟悉我的朋友多多少少会知道,最近半年自己经常挂在嘴边的梦想是:我想成为一个生活自由度越来越大的人。

生活自由度,是我给自己梦想的一次重新定义。

那么,生活自由度是靠什么来提升的呢?

最直接的回答,可能是钱。

但我们知道,其实钱带给我们的生活自由度的变化,是有一个临界点的,在这个临界点之前,我们每一次收入的提升,都实实在在地反映在我们可以提升一级的消费水平,甚至可以买车,可以买房了,这都是实实在在的生活自由度的大幅提升。但,当我们房子、车子都有了,且都还清贷款了之后呢?收入的增长带给我们消费能力的再次升级,其对应的生活自由度的增长,就会逐渐变小。因为消费能力从0到1的升级已经完成了,之后便只剩从1到100的提升了,但0到1的升级,却完成了我们最大的一次自由度的填充。

以养车为例,家中第一辆车的意义,其实本质上是我们腿的延伸,从没车到有车,我们可以去的地方的范围会有质的不同。但是车如果进一步升级呢?从大众POLO升级到宝马3系,进一步升级到奔驰E级,甚至保时捷卡宴,这种升级带给我们的,更多的就只剩驾驶品质的提升和社交属性的提升了。而这种升级,相比从0到1带给我们生活自由度质的提升而言,就小很多了。

所以,钱不是提升生活自由度的最后一道槛。

那么,个人能力是不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呢?

通常我们所强调的能力,更多是指个人能力。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们会很习惯于评价个人能力是否足够强,而且我们会非常自然地羡慕那些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人。这本是人之常情,我们都希望自己是那个传说中的全才,当我们自己足够有能力,什么都能做了的时候,我们的生活自由度自然也就提高了。

但是,现在社会的大分工越来越细,哪怕我们仅仅想要实现一个小点子:“做一个蕃茄工作法的iPhone APP”,都至少需要我们懂一点iOS编程,懂一点美工,懂一点产品设计,懂一点营销。如果等我们自己把完成这项技能所需要的所有技能都掌握之后再来做这件事,恐怕事情早已被别人做好了。

人类社会的进步和管理科学的发展,最根本的动力之一就是社会化、专业化的大分工。在这种分工背后,具有不同专长的人可以很快地互相协作,来打磨一件产品,把一个点子尽快地落地。而那些需要等自己能力万事具备之后才开始去实现自己的想法的人,会因为受限于自己能力的不足,而影响了自己点子落地的自由度。

难道自己生活自由度的提升,就只能等优秀的朋友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才可以开始吗?

等待别人的出现,我们通常有两种期许:

一是希望更专业,更优秀的朋友能带带自己

小时候,自己对于读大学最大的梦想就是可以去做一个小小的背包客,能有大牛带自己走走青海湖、川藏线,环宝岛台湾……

然而,四年过去了,自己依然没有走出第一步,我一直在等着身边有个人能带带自己,然而,那个人却一直没有出现过。直到读到研二,自己突然意识到,再不去做这样一件事,可能自己就真的老了。这时候自己开始主动去找到了科大的科考协会,去找协会里比自己小四五岁的师弟师妹们带自己一起做体能训练,最终在一个月的训练后,自己有幸通过了选拔,完成了自己第一次大别山科考。之后,当自己再次想要去山里野的时候,身边马上会有很多专业的师弟师妹带队,一起去。

从这件事,我学会了一个道理,当自己想做什么事的时候,等待只会让事情无休止地拖延下去,而当自己站起来主动去寻找那个可以带带自己的人的时候,也许,他就在不远处等着你。

二是希望自己能找到更优秀、更专业的朋友能帮助自己一起来实现自己的想法。

在技术圈,很多人都会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创业吗”?

每当面对这个问题时,自己的回答和很多人一样,“现在条件还不成熟,过几年再看”。

然而,时间一年一年过去了,现在当再有人问起自己,“你的创业计划,准备得怎么啦?”自己往往会默默地低着头,“条件还不成熟”。

那么,什么条件不成熟呢?我们总觉得,自己的团队还没齐备,自己的点子还不完美,于是乎,在等待那完美的团队和点子的过程中,我们消磨着光阴,空有一句创业的理想。

这就是受限的生活自由度,在这种生活自由度下,我们想做的事情迟迟无法实现。

其实,提升自由度的办法很简单,JUST DO IT

上周,我去参加一次007个人品牌私享会。会后,对自己最大的冲击在于,自己之前在苦苦等待的那些天时地利人和,在很多已经做成的人眼里,这些似乎都不是阻塞因素。他们会不断去开脑洞,然后论证认为可以干的事情,就马上去做了,这个时候,合适的人,完美的想法都不是问题,因为最优秀的人,永远都在盯着下一个“搞事情”的机会。

那一刻,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搞事情是他们的刚需,而在此之前,我的刚需打心底并不是这个”。也正是因为这刚需的不同,导致了结果上的巨大差异:他们把事情越做越好了,而自己还没开始。

会议结束后,自己不断在整理生活中自己开过的那些脑洞,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对生活中自己见到的每个朋友,去思考他/她的专业可以搞什么更大更有意义的事情,当自己把自己的脑洞去和他们讲时,大家都很兴奋,“走,搞起来”。那一刻,我突然理解了Robin曾经讲的一句话“每天早上醒来,我都在兴奋着,因为有太多有意义的事情可以去做了”。